• <code id="wpicqu"><noscript id="wpicqu"></noscript><address id="wpicqu"></address><blockquote id="wpicqu"></blockquote></code><option id="wpicqu"><center id="wpicqu"></center><pre id="wpicqu"></pre><optgroup id="wpicqu"></optgroup></option><ol id="wpicqu"><strong id="wpicqu"></strong><i id="wpicqu"></i></ol><del id="wpicqu"><form id="wpicqu"></form></del><dfn id="wpicqu"><center id="wpicqu"></center><select id="wpicqu"></select><code id="wpicqu"></code></dfn>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56

          資訊列表 > 資訊詳情

        21世紀最重要的技能是什麽?

        2019-06-27 10:34:56

        編者按:21世紀是互聯網時代,世界變成了一個地球村,人類正在被海量的信息壓倒,而可以供他們去處理這些信息的時間卻越來越少。如何才能解決這個問題?一直關注個人成長的Zat Rana認爲,關鍵是要學會如何去彌合主觀認爲有意義的東西與客觀正確的東西之間的鴻溝,而理性地完善我們的意義構建器官——大腦,將是21世紀最重要的技能。原文刊載于Medium上,標題是:The Most Important Skill in the 21st Century

        21世紀最重要的技能是什麽?

         

        隨著互聯網的誕生,也發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那就是我們對自己的身份和存在的理解發生了變化。我們的自我意識被轉化成了0和1,這樣我們就可以把我們自身的一部分當作一個節點,投射到由其他的自我組成的節點全球網絡當中。

        從某種意義上說,這跟我們與更本地化的文化(家庭、社區、企業、國家)的互動方式沒有什麽不同。所有這些實體都是相互聯系的自我組成的文化,這些文化處在一個會隨著組成集體的個體的思想、情緒以及行爲改變和演變的網絡當中。這些文化會影響我們,就像我們會影響文化一樣。

        不過,互聯網的與衆不同之處在于網絡的速度和規模。東西在數字世界裏面走得更快,此外,就像已故的媒體理論家馬歇爾·麥克盧漢(Marshall McLuhan)所說那樣,那就是個地球村。這個網絡的覆蓋範圍延伸到了世界的每個角落,而不僅僅是平時原子世界我們的周遭。就像最偉大的技術一樣,這些東西的相結合,讓人類最美好的東西變得更美好,也讓人性最險惡的東西變得更糟糕。不過,這種增強的核心是:我們現在已經被需要弄清楚的信息所淹沒,這種規模是前所未有的。

        甚至直到20世紀中葉,一代人的成長都意味著對自我的感覺主要是由當地文化,大衆媒體文化,教育以及在現實世界中積累的生活經驗所共同塑造的。但是到了今天,情況已經有所不同。互聯網不僅把我們認爲的流行文化徹底粉碎和分解爲數以百萬計的小片段,無法形成一個連貫的整體,而且還讓我們擁有了全人類的知識。現在,獲取多樣的信息、文化和知識可以帶來力量,但是太多的信息、太多的文化以及太多的知識只會把人淹沒,而且鑒于人類的思維方式,還會導致我們感到困惑。正如已故的心理治療師卡爾·榮格(Carl Jung)所說:

        心靈的指針在理智和非理智之間搖擺,而不是在正確與錯誤之間擺動。神秘之物之所以危險就在于它把人引向極端,因而一種適度的真理便被看作就是真理,而一個次要的錯誤便等同于致命的大錯。

        我們的大腦有過濾器來處理信息超載,將事物分解並讓我們更容易消化,但就像榮格所暗示那樣,這些過濾器未必就是理性的典範。它們不會按照客觀上的對錯進行篩選,相反,而是按照信息與我們當前的心理狀態、自我意識的契合度進行篩選,以在一個比自己希望在有限的時間內能理解要複雜得多的世界裏保持理智。

        在過去,在現實世界中伴隨著當地文化長大的我們,當然會利用這些同樣的過濾器,但是那時候我們的時間梗更多,信息更少。你的父母可能已經以某種方式決定了你的生活,你的老師、朋友可能又以不同的方式來決定你的生活,但是他們跟你溝通的程度是有限的。這意味著你既有思考的時間又有思考的空間,並且如果條件作用沒有用的話,即便你剛開始是爲了一致性和短期理智進行過濾的,你的自我意識最終也會足夠清醒,可以更容易地拒絕這種條件作用。

        另一方面,在互聯網建立起來的地球村裏,你的數字化自我節點不斷地受到更大網絡的狂轟濫炸,這個更大的網絡本身是爲隱藏的算法所塑造,而那些算法大部分又是由嗓門最大的人操縱的。對于普通人來說,要消化的信息量已經遠遠超出從理性上弄清楚所需要的時間。當他們沒法從理性上去理解時,就會選擇走捷徑,這在大多數社交媒體網絡上猖獗而盲目的部落主義中體現得尤爲明顯。而且,當然,那些拒絕走捷徑的人通常會因此而受到懲罰——對于自己在這一切當中所處的位置,他們總是會感到困惑和無所適從。

        互聯網還很年輕,它還在學習如何去組織自己。但是在互聯網能做到這一點之前,21世紀最重要的技能就是能夠理性地完善我們的意義構建器官(大腦)。與其盲目追隨大腦自動的過濾機制和偏見,不如建立我們自己的信息過濾器。與其簡單地成爲大型網絡其中的一個節點,不如把網絡當作一個會不斷演變的整體來看待。僅僅因爲我們的自我意識依附于某個能讓我們感覺情緒穩定的特定部落或想法,就假裝我們消費的信息已經按照對錯進行了過濾,與其這樣,不如從別人的角度去問一下看看,爲什麽這一信息是對的或者錯的。

        從本質上來講,這種意義建構包括兩個部分:要做的第一件事情是找出應該消化和丟棄什麽樣的信息——要有意識地超越我們的個人偏見,理想情況下,要盡可能從各種不同的角度去考慮;第二件事情就是要擺脫一切,只需要考慮消化了什麽,以及這一切是如何聯系的。

        美國哲學家肯·威爾伯(Ken Wilber)的主張是每個人都掌握了真相的重要一面。這既適用于人,也適用于思想。是的,雖然比方說一個種族主義者的話在客觀上是錯誤的語言主張,不管他們的言語以及任何後續行動是如何的誤導,或者讓我們感到如何的不舒服,但作爲這些主張基礎的情感體驗卻是真相的一部分,因爲它解釋了它們與現實之間的複雜關系。而且,如果你稍微仔細地審視一下那一百個或者一千個真相的小碎片,而不是對任何可能威脅到你對自我意識的依戀的那些盲目地不予理會的話,那麽你最終會得到那些共同引導全球文化的相互關聯的體驗的萬花筒。真相的網絡會自我展現,而不是那些最讓你感到安慰的真相。

        在現代世界裏,我們掌握的信息實在是太多了,多到我們不知道該如何處理。不管我們有意識地建立多少過濾器,不管我們站在多高的上 帝視角去思考我們的信息消費,這都遠遠超出了我們理性理解的期望。也就是說,對于我們如何處理信息而言,信息多到不知該如何處理這個簡單的事實,既可以說是天賜,也可以說是詛咒。如果我們采取省事的方法,也就是盲目地將其關聯到網絡上制約我們個人節點的任何部分的話,那我們所有人都會受苦。但是,如果我們更加有意識地選擇跟這些信息的互動方式的話,我們就可以開始拼湊出足夠多的拼圖,甚至不需要拼湊完整,對于全景的重要部分也起碼可以管中窺豹了。

        最高效的人學會了如何去彌合有意義的東西與正確的東西之間的鴻溝。只有在你忽視了任何不符合你敘述的東西時,有意義的東西才是一致的東西。另一方面,只有願意接受足夠長時間的暫時的不一致(困惑或者胡說的狀態),才可以對這個世界建立起一個更開闊、更誠實的心智模式。一種人只接受自己感到舒服的東西。另一種人則努力尋找並糾正錯誤,從而讓它跟現實的運作方式更好地保持一致。

        在一代的時間裏,我們的意義構建器官的作用域已經從本地擴展到全球。它不僅每天面臨著更大的壓力,而且應對這些挑戰的時間也越來越短。重要的不是我們要消費的內容,而是如何去理解那一大堆東西,並且在後面一種情況下,我們正在打一場日益艱苦的攻堅戰,對方正在將我們朝著對現實的無意識感知驅趕,而我們必須把自己拉回真正的現實這邊。

        如果我們不能有效地利用我們的工具,那麽我們的工具最終就會利用我們。在21世紀,人跟人的差異將取決于我們如何管理信息。

        譯者:boxi。

         

        文章來源:神盾局